中金所 股指期货“罢免”风暴中的王石和郁亮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青山纸业-正规的股票配资网站-专注上证所股票交易需缴纳哪些税

昨日万科股东大会提问环节,一位股东开局就打出了“当头炮”:“王石先生中金所 股指期货在万科仅担任董事长职务,并不负责公司的日常经营,但每年从公司领取近1000万的薪酬,请问王石先生历年薪酬事先有没有经过股东大会的批准?”

这无疑是一个容易激怒王石的问题。就在一天之前,万科公告,宝能向万科董事会提交罢免董事监事的提案,其中罗列的一项“罪状”就是:“王石担任公司董事长期间,前往美国、英国游学,长期脱离工作岗位,却依然在未经股东大会事先批准的情况下从万科获得现金报酬共计5000余万元。”

“谢谢你的问题,你不问我也想说。”王石把麦中金所 股指期货克风往自己身边拉近,语速飞快:“我首先是执行董事,执行董事还当董事长,我并不是个挂名的董事长,我是具中金所 股指期货体的公司管理层的一员,我是拿薪酬的董事长,我不是作为一个大股东,因为股权控制关系才当上董事长的……”

说到这里,王石情绪略显激动,手不由自主地在面前比划,坐在王石左边的郁亮用右手轻点了点靠右的桌面。王石这才又拉了身前的麦克风,回忆起万科的创业史:“1988年股份化改造之前,万科还是一个国有公司,我拿的是工资。1988年股份化改造之后我就是董事长兼总经理,我拿的是工资,到了1999年我辞去了总经理的职务,我拿的还是工资……”

1988年,万科股份化改造。在后来的一次演讲中,王石提到过这次股份化改造:“4100万资产做股份,40%归个人,60%归政府,明确资产的当天,我放弃了自己个人拥有的股权,一直到今天我在万科拥有极少的股份。”在这次股东大会上,王石又提起这件往事:“我1988年就把股权放弃了,我本身就是有自信心。”

经过郁亮的手势暗示,王石回到了问题的主旨:“当董事长期间,我在国外游学期间,我是在管理层的分工上,是负责国际化的业务的,比如说在美国的旧金山、纽约的投资,这都是我具体参与谈判进行的,包括伦敦的现在我们投12个项目,还是我负责,包括西雅图,都是我具体管的业务。”

又有股东提问宝能的“罢免提案”。这一次,郁亮接过话题,他把麦克风拧成了S型:“我们尊重每一个股东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则所拥有的权利,这是他们的选择。罢免万科全体的董事和监事这个提案,中金所 股指期货对万科管理团中金所 股指期货队、对万科正常经营确实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扰。”

然后,郁亮说起了自去年7月以来员工队伍出现的情绪波动,又谈起今年3月与深圳地铁合作有了进展,员工深受鼓舞,“但到上个礼拜出现了反对重组声音之后,到要求罢免每一位董事和监事的时候,情况开始发生很大的变化。”

谈起部分签约项目出现解约和中止签约,银行和评级机构对万科的信用评级已经开始在慎重重新考虑,合作方对经营前景表示担忧,甚至调整相应的商务条款,“猎头公司纷纷围绕着周边,纷纷在打着我们员工的主意”,郁亮显得忧心忡忡。

郁亮说:“今天我们管理团队也感到有心无力。其实王石主席和我的去留问题,我觉得并不重要,我们更应该关注我们的普通员工,他们创造了万科的价值,如果说他们散了,他们人心不在了,我相信万科的所有的利益相关方的利益都得不到保证的。”

王石不忘呼应郁亮:“实际上,今天上午我接了三个电话,都是猎头公司的。”股东大会全场哄笑起来。王石扶着麦克风接着说:“我很简单地笑了,我现在还是董事长,但是猎头说打提前票。你们放心,我们会做好我们应该做的工作。我的去留已经不是很重要,重要是这个文化能延续下去。我们是万科文化的守望者。”

一位股东又提出尖锐的问题:“王石先生您曾经说过‘我的成功是别人不再需要我’,如果这一次大家都还支持你,您什么时候会放手?”

王石故作严肃状答道:“从现在来看,我还不算成功。因为现在我还成为一个重点,(有人)要把我掀掉。”全场哄笑起来。王石紧接着又回答:“秦朔是我的好朋友,他建议郁亮代替我,如果能实现,我当然乐意接受。郁亮当董事长,我同时辞职,如果我还没被罢免的话,这是一个不错的建议。”

王石接着说:“我认为郁亮现在这个团队显然是比较成熟的,是被大家认可的,由郁亮带领的团队继续往前走,我可以放手。”